東南亞各國一系列舉措無疑都在挑動中國敏感神經。南海問題也一下子被推到了國際輿論的風口浪尖,中國又該如何從容應對?

追求中日的友好關係,是我們世世代代的努力目標。值得思考的是,推動中日關係發展,並不意味著要抹滅歷史,把日本侵略我國領土的暴行一筆勾銷,更不是把日本侵略者作為人道主義情懷的關照對象。

中央黨報《人民日報》曾刊文列舉中國新聞發言人的七大弊病,並直指王勇平的「奇跡論」就犯了低級錯誤,文章援引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史安斌的觀點指出,由於缺乏媒體的從業經驗和傳播素養,這犯了一個資深發言人不該犯的低級錯誤,沒有體現發言人在媒體和公眾之間的橋樑作用。

在新媒體的作用下,一向高貴的報紙不得不向免費的類似於傳單的形式靠攏。免費報紙只是報業轉型中的一種權宜之計。本港的免費報紙,網友口中的「賴皮膏藥」,它的未來究竟在哪裡?

世界著名的媒體文化研究者尼爾•波茲曼曾精彩、有力且難以辯駁的控訴電視娛樂:在電視之類媒體的猛烈攻擊下,性秘密和暴力問題轉變為娛樂;一切公眾話語日漸以娛樂的方式出現,並成為一種文化精神;我們的政治、宗教、新聞、體育、教育和商業都心甘情願地成為娛樂的附庸。

在南海問題上,菲越等部分東南亞國家的目的更為明確,就是要把南海問題國際化複雜化,避免與中國單挑。這必然給外部勢力攪局的機會。他們互有需求,在南海的動作自然會越來越不加掩飾。

甘肅省發生一起嚴重交通事故,一超載校車與一輛大貨車相撞,共造成21人遇難,其中19名死者是幼兒園學生,不禁叫人痛心。然而僅僅時隔9天,中國外交部網站就發佈一則消息,宣佈向歐洲國家馬其頓捐贈校車。消息一出,網友立刻掀起熱烈討論:此時校車援外是否妥當?

香港首宗外傭爭取居港權司法覆核案件,隨著港府與外傭的法律代表分別陳詞完畢,24日結束聆訊。高等法院法官押後裁決,法庭最快於9月底前作出書面判決,各界對此事也議論紛紛。

如何才能脫離恐襲泥潭,這是美國亟需面對的一個課題。「以暴易暴,不知其非」,顯然,單純以暴力解決暴力的做法只能收到適得其反的效果。

中日兩國同為亞洲大國,和則兩利,斗則俱傷。回首過往,幾乎日本當局每次在釣島問題上的言行,都會成為引燃中國網民憤怒情緒的導火索。如何解決這場源於19世紀末開始的爭端,是兩國政府面臨的一項重要課題。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是古人教給我們的道理,這種互愛互助之心再向上提升,就是「大同」,在「大同世界」中,人們不僅僅只關愛自己的親人,也愛他人的親人,整個社會的弱勢群體和遇到困難的人,都能夠得到幫助。

「『富豪』的產生是改革開放的產物,它得益於改革開放政策。」而今,這個先富起來的群體卻要攜巨額財富而去。若真是出現如此大規模的富豪移民潮,直接造成的將是中國高端人才的流失,以及財富向海外的大規模轉移。

中日之間任何一個小摩擦,都很能觸動中國人脆弱的神經,抑鬱於胸的百年民族恥辱彷彿剎那間找到一個宣洩之所。故而,大多數網民傾向於中國政府應該以「強硬姿態」面對事件。

有分析指此次中國拒絕菲副總統訪華是對其頻頻挑釁中國主權的嚴厲還擊。中國近年來與有關國家就南海問題進行了多次磋商,但是,南海問題卻逐步升級。菲律賓等國家高調宣示在南海的主權存在,並積極引入美國、日本等國際勢力,儘管中國處理南海問題時主張通過和平談判和友好協商的方式,但菲律賓卻有得寸進尺的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