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17,突尼斯,大學生蔬果檔被沒收自焚。

  2011-1-14,突尼斯,宣緊急狀態 總統解散政府。

  2011-1-15,突尼斯,高失業激民怨 扳倒總統。

  2011-01-18 前後,突尼斯革命效應 埃及等國6宗自焚。

  2011-01-27,埃及,20萬人示威 爆流血衝突。

  2011-01-27,埃及,總統妻兒逃英。

  2011-01-30,蘇丹,大學生效法 與數百警衝突。

  2011-02-02,約旦,反政府浪潮捲至 換首相重組政府。

  2011-2-11,埃及,穆巴拉克下台 權交軍方。

  2011-02-12,阿爾及利亞,醞釀大規模抗議。

  2011-02-12,也門,發生反政府示威遊行。

  2011-02-15,利比亞,消息指爆發暴力示威。

  2011-02-16,阿爾及利亞,近20年緊急狀態解除。

  2011-02-16,巴林,民眾示威 國王承諾改革。

  2011-02-17,巴林,首都清場4死逾200傷。

  2011-02-17,利比亞,軍警伏擊示威民眾致24死。

  2011-02-17,也門,示威衝突釀40傷 軍隊進駐亞丁。

  2011-02-17,伊拉克,抗議政府管治差4死。

  2011-02-17,沙特,親王警告:不改革必釀動亂。

  2011-02-18,巴林實彈鎮壓 95傷3瀕死。

  2011-02-22,利比亞,「陷入內戰邊緣」。

長期執政,意圖世襲

74歲總統本•阿里逃亡到沙特阿拉伯,標誌阿里23年的鐵腕強人統治結束,也是首次有阿拉伯強人被民眾拉下台。詳細>>

埃及年逾80的總統穆巴拉克在位超過30年,國內貪污嚴重,人民生活困苦,不滿情緒長期高漲。據稱穆巴拉克有意安排兒子接班。詳細>>

鐵腕統治,權力集中

在卡扎菲統治利比亞的40多年來,利比亞所有重大政策,幾乎都是跟隨卡扎菲的意志。在大權集於一身下,該國缺乏清晰的政府制度,反對陣營也不成氣候。詳細>>

利比亞局勢失控,東部多個城鎮已落入反政府示威者手上,首都的黎波里衝突加劇,空軍戰機出動轟炸示威群眾,親政府民兵向示威者肆意開火,市內恍如戰場。詳細>>

掌握經濟,趁機大撈

一份外交電文以「那個家庭」稱呼阿里一家,將他們比作統治國家經濟的黑手黨;更指阿里妻子在一個貴族學校的興建工程中賺取巨額利潤。另一份文件則提到突尼斯的統治小圈子貪污風氣日盛,民眾討厭甚至痛恨第一夫人。詳細>>

穆氏家族財富據傳多達700億美元(約5,456億港元),美國官員則指實際只有約20億至30億美元(約156億至234億港元),包括外國銀行存款、投資、黃金和物業,遍及倫敦、紐約、巴黎和比華利山等地。詳細>>

美國——手忙腳亂

美國的中東盟友在這次騷亂中紛紛難以自保,埃及這一最大支柱倒塌,更是打亂美國的中東戰略佈局。先是情報部門失準,令白宮無法事先掌控局勢;穆巴拉克拒絕下台,再次表明美的操控能力大降;而對於各國示威表態不一,則凸顯美國一心維護自身利益,落了個裡外不是人的下場。

美中東佈局或一鋪清袋

突尼斯和埃及接連出事,分析認為,美國對中東新局面的操控能力大降,中東政策面臨瓦解;此外,美國一直縱容中東及北非多個政權壓制人權,到這些政權面臨示威浪潮時卻轉軚支持示威者,虛偽面目令盟友心寒。

從伊朗巴林示威 看美雙重標準

中東示威浪潮席捲美國的死敵伊朗和中東盟友巴林,奧巴馬政府展現出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一方面鼓吹伊朗民眾追求自由;另一方面促請巴林國王回應人民訴求。專家指,這反映了美國推行民主自由理念,完全建基於其中東利益布局的戰略考量。

中東局勢動盪牽制美東移戰略

當前中東局勢,對美國戰略「東移」政策將形成強大牽制。未來美國將不得不多拿出一些精力和資源,來促使中東局勢朝著有利於美國的方向發展。「但美國的中東政策並不符合當地民眾的願望,相信今後中東國家的政府會和美國拉開距離。」

美成第2次阿拉伯起義大輸家

第二次阿拉伯起義的大輸家顯然是美國。此時美國政府採取的搖擺不定的態度就說明了這一點。生在一個混亂的世界形勢下,第二次阿拉伯起義將進一步削弱美國的實力,特別是在阿拉伯世界的實力,因為目前在這些國家獲得政治支持率的唯一可靠基礎就是反對華盛頓插手本國事務。

以色列——憂心忡忡

以總理警告,若埃及「穆斯林兄弟會」掌權,該國就有機會爆發伊朗式伊斯蘭革命。

埃軍尊重和約 以色列歡迎

埃及武裝部隊最高委員會前日發聲明表示,將尊重埃及簽署的所有國際和地區條約。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表示歡迎,稱以埃和約對兩國意義重大,而兩國和平是中東地區和平穩定的基石。

以色列憂孤立 哈馬斯興奮

對於埃軍方表示尊重國際條約,以總理表示歡迎。但有前官員擔心,以國去年已失去土耳其作為盟友,其最堅定和剩下的唯一阿拉伯盟友穆氏下台後,以埃和約或會生變,令以國在中東更加孤立。

伊朗——樂極生悲

以國前駐埃大使馬澤爾坦言:「我們前景棘手,伊朗和土耳其的反以立場會更鞏固。」

西報:最大的外部贏家是伊朗

美國政策送了伊朗最好的禮物——宿敵薩達姆•侯賽因的倒台。伊朗聰明地執行了願意支持非什葉派運動的政策,為的是能夠與以色列和美國對該地區的干涉展開有力的鬥爭。

美情報:核武爭議令伊朗領導層分裂

美國情報部門相信,伊朗領導層就是否進一步研發核武的問題而陷入分裂,在面臨國際制裁下,部分伊朗領袖擔心國內經濟惡化,會激起國內的反政府情緒。

伊朗 議員促處死示威領袖 「烈士」葬禮爆衝突

伊朗緊張局勢升級,國會議員前日呼籲處死反對派領袖穆薩維和卡魯比。日前在示威中喪生的德黑蘭藝術大學學生賈勒昨日舉殯,再觸發親政府和反政府人士衝突。

全球經濟——雪上加霜

埃及示威或蔓延 打擊全球經濟

埃及示威潮擴散危機增加,或蔓延至印度、巴基斯坦甚至拉美國家,「新末日博士」魯比尼就警告,埃及危機可能進一步推高石油和糧食價格,加劇通脹,進而打擊全球經濟增長,但相信未至於引發另一場經濟衰退。

數十年積累矛盾爆發

中東動盪的根本原因是多個中東國家內部經濟凋敝、民不聊生、失業率高企、物價上漲、貧富懸殊、政府腐敗,在國際金融危機的衝擊下這些長期積累的矛盾終於爆發。

美政策衝擊和損害安寧

上世紀九十年代,以美軍為首的聯軍把伊拉克軍隊趕出科威特,區內出現泛美意識形態,美國成為該區軍事主導。另一方面,華府推動阿拉伯與以色列和談,平衡軍事上的成功。然而,自「911」恐襲後,這個狀況出現失衡─聯軍入侵伊拉克和阿富汗,掀起區內反美情緒。

大中東民主「自擴散」

人民的生活要求,不是只止於物價的平穩和GDP的增長。在阿拉伯世界不斷在世界政治板塊中地位下沉、甚至沒有了話語權的背景下,精神復興就會衝破一切外在的物質束縛。這是 大中東各國政府不斷在物質利益方面允諾民眾要求之後還是難以恢復之前的「虛假的穩定」原因所在。

西方民主及伊斯蘭原始教旨夾擊

美國推翻伊拉克前總統薩達姆,讓伊朗影響力進入阿拉伯世界;同時,伊拉克開始民選政府,亦令部分中東青年認識到選舉政府的可能。

阿拉伯與非阿拉伯國家衝擊

過去數年,什葉派非阿拉伯國家伊朗在伊拉克、黎巴嫩和巴勒斯坦的勢力漸長,隨著什葉派佔多數的也門和巴林示威擴大,伊朗的勢力可望進一步提升。

土耳其式政教分離民主國家

對於中東國家的改革者來說,要將伊斯蘭教、民主與經濟活力三者融合,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不少專家認為,土耳其卻在這方面做得比較好,可作為借鑑。

伊朗式伊斯蘭民主政府

一旦「革命」成功,讓什葉派上台,建立政教合一伊斯蘭政權的機會必定較世俗化的埃及為大。與同屬什葉派掌權的伊朗更同聲同氣,美國在中東地區的最大敵人伊朗勢必如虎添翼,此乃華府最大噩夢。

第三者得益:基地組織渾水摸魚

突尼斯事態對阿拉伯世界的衝擊是明顯的。目前值得觀察的,是基地組織這類恐怖主義組織的動向,對於這些煽動反西方、反異教徒的極端主義組織來說,阿拉伯國家內部的騷亂就是它們的機會。

凝聚共識團結一致抵禦外侮

中東阿拉伯國家正處於共同抵禦外侮的特殊時期,只要巴勒斯坦與以色列之間的鬥爭仍在繼續,阿拉伯國家就必須隨時協調自己的立場,團結一致,共同應對可能到來的政治危機。正是這種特殊的生存環境,使得中東阿拉伯國家具有了凝聚共識的良好機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