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階段:沙俄曾佔領北方四島,後歸還

19世紀初,俄國通過戰爭和一系列不平等條約佔領包括北方四島在內的千島群島。
1855年,俄日兩國簽訂了《下田條約》,又將四島還給日本。
19世紀,沙俄佔領包括北方四島在內的千島群島和薩哈林島(庫頁島)。
1905年因戰爭失敗,沙俄被迫通過樸茨茅斯條約向日本轉讓千島群島和南薩哈林島的控制權。

第二階段:二戰日本戰敗蘇軍佔領北方四島

1945年8月,美英為了請蘇聯對日宣戰,將當時日本所佔的千島群島和庫頁島的南半部讓給了蘇聯。這使得蘇聯有理由在戰後佔據北方四島。
1945年,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並以簽署投降書的形式確認接受《雅爾塔協議》和《波茨坦宣言》提出的條件,規定日本不再對四島擁有主權。
19世紀50年代,蘇聯願意讓出齒舞、色丹二島,日本認為「不可接受」。
1955年,蘇、日開始進行「關係正常化」的談判,蘇聯表示願意讓出齒舞、色丹,日本拒絕。
1956年,蘇聯重申願意讓出齒舞、色丹,但日本認為「不可接受」,除非四島一併「交還」。
1960年,蘇聯政府向全世界宣佈,日本拒絕了蘇聯提出的領土爭端解決方案,事實上放棄了對爭議領土的主權要求。

  • 猜想一:宣告主權敲打日本

    梅德韋傑夫11月1日在國後島上視察的時間雖然只有4小時左右,但是其對外對內的意義非同一般。在對外方面,此舉充分顯示了俄羅斯對南千島群島的實際控制權不容置疑和俄羅斯繼續控制南千島群島的決心。儘管梅德韋傑夫自9月提出登島計劃以來,日本方面一直表示強烈反對,但是他仍然按計劃行事,不受日本政府和輿論的干擾。分析人士認為,此舉顯示了俄羅斯在南千島群島問題上的強硬立場,無視長期以來日本對「北方領土」的訴求。



  • 猜想三:重返亞洲進行遠東開發計劃

    最近美國高調重返亞洲,日本偏偏又在領土問題上出擊,所以敲一下日本實際上也是顯示他在亞太地區的存在,顯示他在遠東地區的重視。
    對俄而言,南千島群島還是其在遠東地區的重要門戶,使俄能夠自由出入鄂霍次克海和太平洋,是俄羅斯加強在亞太地區存在的重要基石。可見,無論是從經濟利益還是從戰略利益,俄羅斯都不可能放棄南千島群島。
    遠東開發一直是俄羅斯的一個比較長遠的戰略設計,為了實現這個設計,也需要在遠東地區通過這種視察顯示他們對遠東地區的重視,對於今後遠東地區的開發實際上是有一定好處的。

  • 猜想二:改善南千島群島居民生活水平

    在對內方面,梅德韋傑夫登島表明俄羅斯對推動南千島群島社會經濟發展和改善當地居民生活條件的重視,意在增強當地居民繼續留島的信心。因為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包括國後島在內的南千島群島居民因經濟低迷出現持續外流的現象。

  • 猜想四:意在大選樹立強人形象

    由於俄總理普京曾暗示自己有可能參加2012年總統大選,梅德韋傑夫需要盡快擺脫「梅普」雙頭政治中的弱勢印象,與普京一較高下。執政兩年多來,梅德韋傑夫在俄羅斯民眾心目中與普京的差距日漸縮小。10月25日,俄羅斯獨立民調機構勒瓦達中心(LevadaCentre)公佈的一項民調顯示,24%受訪者表示會在後年的大選中選擇普京,梅德韋傑夫的支持率則為21%。

  • 猜想五:聲援中國

    報道還原引日本政府一位所謂「外交人士」的話分析稱,梅德韋傑夫訪問南千島群島,應該是對中國政府在釣魚島問題上的一種「聲援」。 分析還稱,中日撞船事件發生時,俄總統梅德韋傑夫正在北京訪問,並與中國政府達成了「共同應對日本歷史問題」的共識。分析還提到,對中國和俄羅斯而言,不論是釣魚島還是南千島群島,均屬於日本侵略戰爭後遺留的歷史問題,需要「聯手解決」。

  • 日本面臨俄中兩強壓力

    在日本看來,東北亞的兩個大國俄羅斯和中國,都在海洋上對日本形成壓力,這種局面是二戰之後日本第一次面臨。對於飽受經濟增長近乎停滯、首相頻頻更換的日本,來自中俄的壓力,可以成為刺激民族主義的工具,進而變為成為「正常國家」的動力,而美國的保護與支持,更是日本在面對兩強時不可或缺的外在因素。

  • 大陸與海洋的對峙

    從歷史角度而言,中國一直是被動與受害的一方,日俄戰爭就是在中國境內打的。然而俱往矣,現在東北亞的戰略格局出現了新的局面,亞洲大陸的兩個主要大國中國和俄國,固守著東北亞大陸以及部分海域,朝鮮半島的對峙,朝鮮的後面有中俄,韓國和日本的後面是美國。這種大陸與海洋的對峙,至少在東北亞,已經是明顯的態勢,美國力圖阻止中國衝破第一島鏈,又難以登陸東北亞的大陸,只能在朝鮮半島的南部保持駐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