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無處安放的青春

環境變化,文化衝擊,心理失衡,感情受挫,新生代的脆弱,這些或許都對,正如名牌大學的學生也時而有人自殺,但沿著這些零散的線索,恐怕我們會離事情更真實的面目越走越遠。

談到富士康的系列悲劇時,北京大學教授張頤武指出,發展不能以犧牲青春生命為代價,但不流汗是不可能的,年輕人在擁有更多夢想的同時也要承擔艱辛。

生命只有活著才有意義,所以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善待生命。人生的快樂有很多種,應該有一個積極的心態來對生命中的很多風風雨雨。在職場裡承受壓力的人們,我們沒有辦法選擇人生,但是可以選擇看人生的角度,我們可以用一顆圓滿的心去看待人生的不圓滿。


富士康墜樓報道——一場數人頭的狂歡?

文匯網友行雲流水對媒體報道連跳事件的態度感到悲哀,她發表博文提出:「富士康接二連三的杯具,竟然已經成了他們相互間搶新聞攀比的舞台。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在他們眼中不過是一個數字而已:第10跳、第11跳、第12跳……怎麼看怎麼不像在報道一個悲慘的死亡事件,而是在說體育比賽的跳高、跳遠一般的輕鬆。」
    作為媒體人,作為整個社會,我們更應思量:正確導向才是媒體生命線。這是媒體在作為網路時代資訊傳遞者面臨的挑戰。對於自殺事件,媒體要特別處理,不要對自殺事件進行猜測和惡性渲染,以避免惡性傳染效應。還有媒體採取煽情、渲染勞資矛盾的報道方式,讓人感覺有點幸災樂禍的意味在裡面,而不是更多去關注生命本身。這樣做顯然不利於減少悲劇的發生。媒體最大限度地淡化自殺事件報道,是對生命意識的尊重,同時也是媒體自身的一種道義和職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