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對孩子的溺愛,讓很多外國人感到不可思議。可這次,數以百計的「小皇帝」們卻無辜地躺在醫院里,身上插滿了管子,那是用來導尿的。他們身旁是兩眼熬得通紅的父母,焦慮、憤怒的情緒揮之不去。還有6000多名小朋友或許比他們幸運,但是在他們的腎里卻埋葬著一顆顆定時炸彈,壓在他們父母心中的擔憂顯得更加沉重。而有幾個小寶貝卻是再也聽不到父母對他們的呼喚了……

造成這種慘重局面的,是我們赫赫有名的的國產嬰幼兒奶粉。

看到這一幕幕,但凡有點血性的中國人,都會禁不住拍案而起:這些奶粉生產商的良心何在??一位患兒的母親,在「三鹿奶粉董事長鞠躬道歉」的文章後悲憤地留言,「他就是跪在我面前磕三個響頭,我也不能原諒他。」同事看到這兒喊出來:原諒他?我要是看到他,上去就給兩個耳光!

「奶粉事件」這次給中國造成的衝擊可謂是空前的,事件涉及千家萬戶,且受害者是我們的嬰兒,它對人們造成的心理衝擊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更嚴重的是,中國乃至全球社會對中國品牌以及中國政府的信任,由此將產生極大的動搖,甚至崩潰。

在美國、韓國、日本、新加坡及加拿大,都發現了中國出口毒奶的身影,不少國家因此談「中國奶」色變。美國衛生部門在第一時間禁止國民購買和食用中國奶粉,亞洲的馬來西亞、汶萊、緬甸以及非洲的一些國家,也都開始禁止中國內地的牛奶和乳製品進口。

毫不誇張地說,如果此次「奶粉事件」處理不好,不但將成為中國食品安全的「911」,而且將成為中國國內民心和國際形象的滑鐵盧,負面效應可能是舉辦幾屆奧運會都無法彌補的。

這次危機凸現了中國在一些領域裡問題已積重難返,歸結起來有以下四點:

甘肅蘭州患腎結石嬰兒和焦慮的家人
截至9月24日,本港已有4童被確診因食用內地奶粉患上腎結石。
毒奶殃及海外 各國紛紛撤架。
  三聚氰胺毒性到底有多大

蒙牛董事長牛根生在博文里將9月16日稱作乳製品行業最為可恥的日子。這一天,全國22家奶粉企業被查出產品中含有三聚氰胺,蒙牛,伊利等知名品牌的大名赫然在列。一個行業的危機由此到來。

三鹿集團董事長田文華女兒在博文中透露,「其實,各家奶粉廠都在用同樣的配方做奶粉,三鹿只不過是撞在了槍口上」。聯想到過去幾年,從蘇丹紅一號、劣質奶粉、有毒大米、孔雀石綠,到去年的毒豆奶、毒餃子和這次的毒奶粉事件,不能不問,為甚麼中國的問題食品屢禁不止?中國商人的道德丟到哪裡了?

日本銷售受污染大米的代理商,儘管並未收到損害人體健康的報告,卻仍以死謝罪,而已致6000多名嬰幼兒患病,158名腎衰竭,3名嬰兒死亡的三鹿奶粉卻一直百般推諉塞責,企圖將責任推到奶農身上。企業主這種缺乏起碼的責任擔當與生命敬畏意識,不能不讓人感到羞恥。

一個行業的成長十分不易,毀掉它卻不難。以前說外國人對我們的玩具、食品乃至「中國製造」存在偏見和歧視,可這一次,恐怕是中國的老百姓自己,也會對這些所謂「國產大品牌」產生質疑。從悲觀的角度看,中國民眾對整個乳品行業的信心已遭到臨毀滅性的打擊。重建市場信心,對整個乳品行業來說,將是一個刮骨療毒、任重而道遠的過程。

質檢總局局長李長江黯然辭職

奶粉竟然含有致命的「毒素」,而這樣的產品竟然大量流入市場,對此,肩負質量安全的的質檢部門及地方官員都難逃失職瀆職之嫌。河北省副省長楊崇勇承認,三鹿集團8月2日向石家莊市政府報告奶粉質量存在問題後,市政府沒有及時向社會公佈,直到9月9日才向省府報告。他還透露,2005年,奶粉就開始添加三聚氰胺。而衛生部專家組成員孫東東透露,早在今年6月,就已有民眾向國家質檢總局、衛生部舉報食用三鹿奶粉會造成嬰兒腎結石。

6月就已知曉情況,可是在長達數月的時間內,這個全行業人人知曉的「膿包」卻沒有被及時擠破,也沒有採取相應的危機預警來減輕損害、減少損失。這不能不叫人痛心,寒心!

9月19日,國家質檢總局要求對涉及質檢人員失職瀆職等問題的,一查到底,嚴肅處理。但質檢總局本身的問題又由誰來查處?很多品牌的問題奶粉是「免檢」產品,而這些「免檢」的頭銜正是質檢總局確定的。並且在6月份就接到群眾的舉報,卻無任何作為。這難道不是嚴重的失職瀆職行為嗎?

  盛大林:誰來對質檢總局一查到底?   所有食品企業終止免檢資格
  5000質檢員派駐全國乳企   溫總:嚴究領導責任 加強行政問責

從假藥到有毒食品,從大頭娃娃到腎結石嬰兒,各種人為的質量安全事故層出不窮。如何從制度上對這些災難事件的進行綜合治理,已成為中國上下必須認真思考的問題。

誠然,此前推行的免檢制度的確減少了地方質監部門的重複檢查,減輕了企業的負擔,但有的時候,也正是這一頭銜,卻成了企業一塊不光彩的「遮羞布」。三鹿奶粉接獲多次舉報後,一直推諉塞責,他的擋箭牌正是「自己是國家免檢產品」。

為此,國務院辦公廳於9月18日發出通知,決定停止實行食品類生產企業國家免檢,並派出5000多名質檢人員進駐所有奶製品企業。這標志著中國權威部門在質量監管制度上的深刻反思。


廢舊待新,我們希望,新的食品監管制度至少應從兩方面加以完善:

1 加重對企業違法的處罰,提高企業違法成本。違法成本過低,是很多企業屢屢敢破紅線的根本原因。比如國內一些企業的生產導致水污染,經查出後最多罰款幾萬元,這與其通過更新設備等手段達到環保標準要投入的巨資來說,根本不值一提。

2 對違法企業的領導人進行刑事處罰。僅僅追究違法企業的民事責任或行政責任是遠遠不夠的,必須對它們進行刑事制裁。包括對那些違法企業的領導人,應處以監禁,或罰金,或兩者並處。對個人判處刑事監禁,比僅僅對企業徵收罰款的作用要大得多。

  國務院宣佈廢止食品質量免檢制度   所有食品企業終止免檢資格
  對所有嬰幼兒乳品企業實行駐廠監管  內地研究將三聚氰胺納入食品檢測標準
最早曝光三鹿的東方早報記者簡光洲
  曝光三鹿記者:緊張難以入眠
本文作者:黎桂珍
網頁製作:劉煜

三鹿並不是這次才被捉住。三年前,安徽的「大頭娃娃」事件中,三鹿就榜上有名,但十幾天後,三鹿就把自己從名單中拿了下來。這背後究竟發生了怎樣鮮為人知的故事,應不難想像。此次丑行經媒體披露後,三鹿故伎重施,企圖以300萬元的廣告投放方案換取百度屏蔽三鹿的負面新聞(據南方都市報)。

為了追逐利益,一些媒體對不良企業的丑惡行徑不僅不監督,反而欣欣然與其攜手,協助其出謀劃策展開所謂的危機公關,以圖化險為夷。這也是導致此次奶粉事件雖然早在媒體人中傳開,卻能「捂」到最後,直到新西蘭政府通報中國政府高層後才被揭開的重要原因。

最早曝光三鹿的記者簡光洲在博文中表示,「我沒有絲毫的興奮,而是有著諸多的悲傷(不是悲哀),對於一個有著悠久歷史的知名企業的社會責任感的喪失,對於國內企業傳媒關係上的『弱智』,對於媒體『社會良心』的失落。」

健康的社會需要媒體保健。我們希望看到更多的有正義感的媒體,從潛規則的制約下掙脫出來,敢於向公眾報道真相,讓公眾瞭解存在的隱患或威脅,這樣的媒體才稱得上負責任的媒體,這樣的媒體產業才能稱之為陽光產業。擁有這樣的媒體,我們的國家才能在吸取此次重大教訓後,重建社會的免疫系統。

對於「奶粉危機」,政府當前要做的,是查明奶製品行業的潛規則和官商勾結黑幕,嚴肅懲治,還信於民;而從長期而言,加強法制建設和道德重建兩個方面的措施,才是最為關鍵有效的。

其實,沒有一部法律可以天然地防禦一切惡行,有的惡行產生於我們與其相逢之日。以法律和制度的形式落實和加強對一些領域或行業的監管固然必要,但從根本上,依然有賴於企業與人的自律及良知。道德重建,事關一個民族的進步和興亡!

任何時候,我們都始終懷著虔誠的企求,渴望身處一個善良、誠信和文明的社會……

  胡總:牢牢記取慘痛教訓   溫家寶:企業家身上應流著道德的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