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9月24日,鄧小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英國首相瑪格麗特•撒切爾夫人,明確闡述了中國對香港問題的基本立場。
鄧小平與撒切爾夫人交鋒後,撒切爾夫人落寞地從門口走出,臉色凝重。當她繼續往下走時,高跟鞋與石階相絆,使身體頓失平衡,栽倒在石階下,以至皮鞋手袋也被摔到了一邊。
鄧小平1984年12月19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英國首相瑪格麗特•撒切爾。
1984年12月19日,中英兩國政府《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在北京簽署。英國同意於1997年歸還香港。
1997年6月30日,駐紮香港的英國海軍進行最後一次升旗儀式。
7月1日,彭定康和查爾斯王子登上英國皇家遊艇離開香港。
1997年7月1日,特區政府成立大典。
7月1日,董建華宣誓就任香港特區行政長官,由總理監誓。
 
    事實上,港英政府時期,香港並沒什麼「政治」。香港殖民統治後期的所謂開明和別有用心的政治號召並不能掩飾150多年時間裡民眾與「政治」絕緣的歷史真實。
     80年代,隨著回歸日期的迫近,在中國政府日益強大和香港社會走向成熟的情況下,英國政府深知無法繼續保持其在香港的殖民統治,於是企圖如法炮製出印巴分治、新加坡獨立這樣的「告別作」,以便在「非殖民化」過程中榨出盡可能多的利益,「民主」在此時被作為一種臨別「饋贈」別有用心地開啟了。
     這在客觀上加速了香港社會的民主化進程,但卻給中國政府留下了一道棘手的歷史難題。對於一個長期處於外族統治未經受任何民主洗禮的民眾來說,民主的進程一旦被開啟,所迸發出來的驚人能量是難以控制的;而民主政治一旦發展起來,便難以後退,因為在這些民眾看來,任何的後退都極有可能是民主的倒退,是歷史的反動。港英政府深諳此道,港英政府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裹足不前,卻在末代港督彭定康那裡又來了個「大躍進」,其拙劣行徑後掩藏的醜惡用心昭然若揭。
     就是這樣一個沒有真正政治可言的殖民地,只是由於意識形態上的誇大和誤解,在很多港人看來,極其殘暴的「港英政制」反而變成了民主政治,「港人治港」倒成了「威權政治」,回歸以後淡淡的殖民留戀,不得不讓人感慨,歷史誤解何其之深。



 

     在中國收回香港之前,有人對「一國兩制」在香港是否行得通心存疑慮,西方有的媒體甚至預言「香港將要死亡」。美國《財富》雜誌曾做了一期聳人聽聞的封面新聞——《香港已死》。
     十多年過去了,「一國兩制」在香港由構想變成了現實,香港保持了繁榮穩定,港人的疑慮逐漸消除,對祖國的認同感大大增強,某些西方媒體的預言破產了。今天的香港,不僅是一個原有的政治經濟制度、生活方式沒有變的香港,而且是一個社會更加安定,法律更加健全的香港。回歸只是洗刷了過去英國殖民統治的色彩,「馬照跑,舞照跳,股照炒,匯照套」,資本主義在香港一如既往。香港特區政府認真貫徹執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依法有效施政,中央政府除了支持關心幫助外,從不干預特區政府的內部事務,兌現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香港基本法深入人心,廣大港人團結在愛國愛港的旗幟下,發揚民主,積極參政,自覺維護特區政府的權威。香港繼續擁有高度的言論自由,新聞和出版自由,香港的法治比以前更加完善。穩定發展的香港保持了原有的聲譽和活力,對香港表示過悲觀的美國《財富》雜誌,也不得不發出香港「充滿活力」的感歎。眾多國際評估機構一直以犀利眼光,嚴苛尺度,全方位地對香港進行追蹤審視,也不得不認為香港是「最安全的城市」,「最自由的經濟體系」。

英日政要讚港回歸成就驕人
泰晤士報評香港回歸: 為香港的未來增加一種價值
英媒充分肯定香港回歸10年發展成就
《財富》:噢!香港死不了
《時代》用25頁認錯:回歸未令香港死亡
美聯社:回歸十年,香港死亡預言破產
美社會看香港 悲觀變樂觀
英德日傳媒 看回歸10載
外電報道香港回歸
04立法會選舉 選民熱情高漲
曾蔭權:香港最終會有普選
第4屆立會選舉 建制派大勝取37席
民建聯13席 續成第一大黨
投票率下降對選情的影響
    但特區政府走過的十一年決不是風平浪靜的十一年,持續的民意爭執和不間斷的聚會示威,香港釋放出了歷史上少有的政治熱情。經濟上的亞洲金融風暴,政治上的「七月風潮」,社會層面上的禽流感和SARS等等,特區政府是在重重困難中成長起來的。在處理這些危機的過程中,雖然也暴露了不足,但同時更為寶貴的是使政府獲得了執政經驗的積累和執政能力的提升,這是與民主進程的推進相匹配的。
 
    作為一個長期以經濟為主導的社會,香港的政治積澱甚為薄弱,這不僅體現在傳統「港英政制」時期民眾的「政治冷感」上,也體現在政治人才的匱乏上。
     以船王出身的董建華為特首的特區政府,曾經被人詬病為「無能的商人官僚集團」,這樣的說法難逃些許的情緒化、功利化色彩,但從商人到政務官身份的巨大轉換所暴露出來的執政能力的不足和執政經驗的缺乏,真實地凸現了百年港英政制遺留的某些深層次結構性缺陷。即使是為港府服務數十載、頗具威望的曾蔭權,過去也被人質疑過能否實現從政策執行者到政策制定者的成功轉變。
     對於香港這樣一個複雜的社會來說,如果沒有一位具備相當政治經驗和智能的特首,就不足以應對紛至沓來的各種矛盾;如果沒有一個具有高超執政能力的強勢政府,民主不但不是靈丹妙藥,反而成為政治野心家們手中實現陰謀的毒藥。

 
    米字旗降下,五星紅旗和紫荊花旗升起,兩旗飄飄,見證了香港回歸以來不變的一面,值得祝賀。不過,香港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這個前殖民地雖只是一個小地方,經營起來也不比烹小鮮易,許許多多迫切的事情等著港人去完成:基本法的落實,特首和立法會普選的實現,加強特區政府的自主性和認受性,清除政府官員及商界精英在殖民地時期吸收的許多偏見,建構香港自己的方法和問題意識、尋求符合香港的發展模式……香港「一國兩制」的實驗尚未完成,港人任重而道遠。